<small id='3zt6vlgh'></small><noframes id='so29ia2b'>

      <tbody id='ospc4ciw'></tbody>
  • 读《浮生六记》,邂逅尘世烟火里最可爱的女人

    作者:互联网    发布时间:2020-09-19 12:00    浏览:

    读《浮生六记》,邂逅尘世烟火里最可爱的女人 有陌生网友名柳旭,擅长文字、美食和手工,常有各色精美书签、刺绣、美食、花草晒于其空间,偶拜读其佳作《像芸娘一样生活》散文,其对芸娘的赞誉和向往还有作者似极芸娘的气质引发了我阅读《浮生六记》的兴趣。 三白和芸娘中表姻亲,青梅竹马,自由恋爱,婚后鸿案相庄,可惜天妒良缘,芸娘因病中道撒手,其夫妻恩爱 廿有三年。芸娘能诗画、擅女红、爱夫婿、孝公婆,知书达理,善良温和、心思灵巧。在中国文学史上,描写女性的甚多,大多概而不备,鲜有精巧细致者,或仙或妖,或未作人妇,被异化了的不少,而像芸娘这样纯粹又可爱的女人更是少之又少。读罢《浮生六记》无不让人叹曰:娶妻当如陈三娘。 有人说“最好的伴侣,是那能够和你并肩立在船头,浅斟低唱两岸风光,同时更能在惊涛骇浪中紧紧握住你的手不放的人。”芸娘和三白恰似这样,想与访名山,览胜迹,经苦难,在尘世烟火里优雅脱俗的共度了二十三年。三白似极宝玉,有文采,爱玩乐,不善经营家道,在学而优则仕的封建社会,可谓不求上进者。芸娘和黛玉也有共同之处,“不说那混账话”,“不教夫婿觅封侯”,黛玉理解宝玉如此,芸娘理解三白亦如此,她们都是世间至纯至真的女子。芸娘对生活的要求是简单的,她一生所向往的不过是:“若布衣暖,菜饭饱,一室雍雍,优游泉石,如沧浪亭、萧爽楼之处境,真成烟火神仙矣”;“他年当与君卜筑于此,买绕屋菜园十亩,课仆妪,植瓜蔬,以供薪水。君画我绣,以为持酒之需。布衣菜饭,可乐终身,不必作远游计也。”一笔烟火一笔诗,一个小女人的理想国如此简单精美散文,可惜风月情浓,营生计短,终未能如愿。读罢常思,难道不是芸娘的这份简单纯真,成就了三白,成就了《浮生六记》这样的传世佳作吗。 芸娘的简单纯真是可爱的,芸娘的才情和智巧更让人叹服。芸娘“生而颖慧精美散文,学语时,口授《琵琶行》,即能成诵。”一十三岁,便能吟咏“秋侵人影瘦,霜染菊花肥”,后来和三白评李杜,谈古文,其见识和才情可见一斑,这样的妻子,对三白来说犹如文君与相如、杨绛与钱钟书。三白喜爱插画做盆景,深有心得,俨如大师,而对于“石间凿痕毕露”“草虫难以入插画”束手无策,芸娘的“顽石捣末”法、“活标本”法助其完成了艺术创作,可谓精妙至极精美散文,这也达到了夫唱妇随的极致。还有如“乡居院旷,夏日逼人,芸教其家,作“活花屏”法甚妙。每屏—扇,用木梢二枝约长四五寸作矮条凳式,虚其中,横四挡,宽一尺许,四角凿圆眼,插竹编方眼,屏约高六七尺,用砂盆种扁豆置屏中,盘延屏上,两人可移动。多编数屏,随意遮拦,恍如绿阴满窗,透风蔽日,纡回曲折,随时可更,故曰活花屏,有此一法,即一切藤本香草随地可用。此真乡居之良法也。”以上三法,浸润着芸娘灵巧的心思,高雅的情趣,来源于她对生活的全心全意的热爱和那种与生俱来的智慧,细细玩味,原来三白的《闲情记趣》记得多是芸娘之趣。一个智慧入心的女人就这样在不经意间成就了她那不思进取的男人。 芸娘跟随三白舒适安逸过,寄人篱下过、也颠沛流离过,但这些都不影响芸娘于生活的情趣。“幽屋焚香”“巧做荷茶”,其巧、其静、其雅如妙玉、似黛玉,大抵有闲适雅趣之情的女人都是善良的。一句“宁受责于翁,勿失欢于姑。”饱含了多少委屈,而芸娘每于公婆的误会和责备,从来都是不争的,更难得的是她能常劝三白勿为其争。家里家外,一切大小事务都处处考虑别人的感受,其善良贤惠真是可亲可敬。 《浮生六记》人称小红楼梦,遇到芸娘这样的女子,让人更是难免和《红楼梦》中的女子比较一番:多才良善有如黛玉,通情达理胜似宝钗,情趣高洁不输妙玉,有史湘云的率真耿直,也兼备晴雯的心灵手巧。作为两个孩子妈的芸娘和大观园中的这些女子相比,更有烟火味,更有女人味
    悲伤的散文 梁衡散文集 精美散文
      <tbody id='ai2jsh6j'></tbody>

  • <small id='9sukl3s2'></small><noframes id='ltwhg2v1'>

  • 搜索

    <small id='hwx36437'></small><noframes id='dbi6b0ov'>

      <tbody id='f1e4em39'></tbody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