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body id='yuxv3c3p'></tbody>
  • <small id='8748vrpv'></small><noframes id='3rkmcr9s'>

    夏日食之欢

    作者:站长    发布时间:2020-09-23 19:25    浏览:

    日子倏忽到了夏至。 每年这天,二姐会像闹钟一样准时,提醒亲友“别忘了吃面条”。 民俗上的这碗面是长寿面,缘由夏至是一年中白昼最长的一天。 吃了夏至面,就转到了夏季的后半场。 “夏满芒夏暑相连”,两个节气一组的挨着,分别对应着孟夏、仲夏和季夏。 作家肖复兴写道:“立春和春分,还是个生牤子一般的小姑娘;小雪和小寒,一头霜雪的老太太了;小满是立在这两者之间最富有生机和朝气的年轻姑娘。 ”照此推算,夏季应是打扮美艳的少妇喽。 从春天的绚烂谢幕,果树潜下心来孵育鲜果,樱桃抢先红了。 “羞似含桃”,《礼记·月令篇》一语中的。 又说像璎珞——古时佩戴的一种颈饰,它的色调,它的晶莹,它的圆润,于是有了樱桃的名字。 只是樱桃太过娇嫩,吃不了的可做樱桃酱、樱桃罐头,或直接冷冻储存,还能酿制樱桃酒。 樱桃的颜值大厨们自然不肯放过,或整颗拿来妆点,或打成果蓉重新组合。 最著名的是法式“樱桃鹅肝”,一道分子料理融合菜的代表:将鹅肝泥团成球状,蘸取樱桃果蓉,插上樱桃蒂,与真樱桃混一起,简直分不清哪是樱桃,哪是鹅肝,从意境上就足以征服了。 离通辽并不很远的大连胶东一带盛产大樱桃,通辽就种不了,只有中看但不大中吃的小樱桃。 有一年早市来了山东卖大樱桃苗的,与他确认了是耐寒品种,并有临近开鲁县栽培成功的经验后,把它请到了小院,侍弄得多精心且不说,待来年开花才看出是仅供观赏的那种,与在北京植物园看到的一种樱花相似,用手机软件识别,给出的答案是日本晚樱毕淑敏散文作品,只好将错就错,有异国樱花欣赏也是好的。 再看那棵小樱桃,树形不高,可它没那么娇贵,抗寒、抗造,挪了几处没耽误开花,没耽误结果。 虽然结的果子小,果肉少,软绵绵的没啥吃头,可一到盛果期枝丫扑扑楞楞一大片,镶嵌那儿的小果个个娇嫩的、红润的、通透的……也许它适合酿樱桃酒呢?有了这样的念头,就盼着它快点熟了。 芒种后毕淑敏散文作品,夏至还没来,小樱桃红了!摘下来先给它们合影留念,然后加点盐清洗晾干,划一刀放入干净的玻璃瓶,一层樱桃一层冰糖的填入,最后倒入高度白酒,密封后静置阴凉处,等待发酵。 与“灯芯绒”一样用的是小米酒,不一样的是她用的大樱桃。 据她说小米酒口感绵软不是特别辣。 小樱桃有了新的安身之处,眼看樱桃酒从浅黄变成了玫红,觉得这季的夏天没有虚度,夏就在那个瓶罐里封存着毕淑敏散文作品,夏的味道仍在继续。 北方酿樱桃、酿桑葚,南方酿青梅、酿杨梅。 曾有个好姐妹约我赴一场朋友的饭局,做东的是江南人,在通辽创业安居多年,宴前拿出自家酿的杨梅酒,怜惜地介绍家乡的林林总总。 可见从南到北,从北到南,无论怎么迁徙,根脉永远只有一个。 封在玻璃瓶的是江南夏日的梅子香,流溢的却是塞外他乡的游子情。 与大樱桃一同上市的还有黄澄澄的甜杏,这时候的杏也不是本地的。 夏至一到,本地“家杏”就熟了,有娇黄的,有黄里透红的,个头不大,果肉香甜。 这样好吃的“家杏”极易招虫子青睐,不仔细查看,很容易忽略杏肉里面的埋伏。 “家杏”适合晒杏干,但要选质地较硬的杏,熟透软糯的适合做杏子酱或杏汁。 杏的芳香与食材碰撞出的味道很别致,如“杏酱小排骨”“香煎鸡翅焖杏肉”“杏肉苦瓜”“杏肉华夫饼”“杏肉鸡丝粥”等。 扎鲁特旗境内有一种野生山杏,每年早春把粉白粉白的花瓣挂满枝桠,气韵清俊高雅,像江南冬日里绽放的梅花。 山杏肉就不讨喜了,青涩涩的,珍贵的是藏在杏核里的杏仁,蕴含原生态植物蛋白。 杏仁饮品转化成的杏仁豆腐,与酸梅汤一样都是北京传统的消夏名品。 盛夏是瓜瓜们的狂欢季。 通辽地区多旱少雨,香瓜滋养得又脆又甜,尤以开鲁香瓜闻名。 科尔沁的沙地西瓜皮薄个大,沙甜爽口,好不好,从早早赶来等着装车的外地客商可见一斑。 有的基地专门种植西瓜的稀有品种,粉瓤的、黄瓤的。 进入三伏天,山东菏泽一带用西瓜的清甜与黄豆的酱香酿出西瓜酱,在《舌尖上的中国》第二季热播过。 2017年初冬在河南兰考出差,三姐和姐夫专程赶到兰考相见,带来的成武特色礼品,里面就有西瓜酱。 菜园的瓜瓜们也陆续长大了。 前几年为了看稀罕,淘了些特色瓜种。 白香玉丝瓜胖乎乎的,可爱但从没吃过,都留到秋天晾干,取出里面的丝瓜络,做纯天然的洗碗巾,很好用。 长长的瓠子瓜幼嫩时可食用,还能晒瓠子瓜干,说焖肉好吃,也没试过,等到外壳成熟变硬,木质化后,留着做葫芦工艺品了。 蛇瓜酷似蛇的外形,足有一米五长,蜷伏着身体在瓜架列队,也是欣赏的成分大,属蛇的我实在不忍对“同类”下口。 吃到口的有最先长成的金丝绞瓜,瓜皮是明亮的嫩黄色,把瓜瓤一揉一搓,直接分离出淡黄的瓜丝,做了蒸饺。 砍瓜是瓜家族吃苦耐劳型的,体格粗大,砍掉一截也不误生长,余下部分到秋也没吃完。 黄瓜成长期水分必须跟上,一天一个样,趁嫩时摘下,是小时候的瓜味!那时候可没冰箱,洗净后投入水缸拔凉呢。 只是黄瓜的青壮期太短,没过多久瓜秧就招腻虫,余下时日得跟上药物,可见黄瓜种植过程存在的不安全因素,以后买黄瓜就先打皮再用了。 抵抗力最强的是苦瓜,不打药也能挺到秋后。 苦瓜最解“苦夏”心火,就是有不招待见的苦味,为了养生又不舍放弃,于是找到苦味的源头——贴着瓜肉内壁的那层白膜,刮掉后用盐腌,用面粉搓,用加糖的开水焯,想方设法地祛除苦头,然后或凉拌或清炒或炖汤,有的腌咸菜,或切片晒干贮存。 苦瓜其实还有一样好,苦也只苦自个,煎蛋、酿肉、炖排骨等,绝不沾染其它食材,各取所需,皆大欢喜,这种情怀被人间感念,称苦瓜为“君子菜”。 要是上了年纪再来吃苦瓜,品其味突然就连带着品味了人生散文,酸甜苦辣咸,没有清苦,怎能品其五味杂陈,甘甜之妙呢。 盛夏时节,各种爬蔓植物抓住一年中最旺的火力,奋力攀升,节节枝蔓留下了或黄或白的小喇叭花,报告着一路的行程。 最勤奋的是南瓜,肥硕的花瓣常引来蜜蜂、蝴蝶驻足。 南瓜花有清热利湿解毒的功效,是上好的时令食材,云南、广西一带善用南瓜花烹饪,去芯后盐水浸泡,洗净沥干,煎蛋、烙饼、涮火锅、清炒、煲汤,说不尽的滋味鲜美。 “南瓜花天妇罗”则用油脂留住了它的蓬勃体态。 有菜、有瓜、有果、有花,没肉哪成,鸡、鸭、鱼、羊、虾的,这个季节肥着呢。 太阳西偏去,夏夜盛大的烧烤帷幕缓缓撩起,炭火燃起来,灯光亮起来,火与肉开始热烈地交锋,满城滋啦的烤肉香、啤酒香。 庚子夏夜,火了的还有直播带货,瞧陕西八十高龄的老奶奶都出境了,帮孙子销售大红杏呢!通辽奈曼的传奇老太正在直播间教大家做蒙古馅饼、肚包羊肉。 最接地气的“地摊经济”也回来了,早市、夜市更热闹了。
    散文书籍排行榜 林清玄写人的散文 毕淑敏散文作品
  • <small id='7xdrre1d'></small><noframes id='yvyr1t1n'>

      <tbody id='3i2sfi2z'></tbody>

    搜索

    <small id='b3jvaywq'></small><noframes id='rgmecagj'>

      <tbody id='8ia8plu0'></tbody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