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mall id='087inbew'></small><noframes id='3zpm6upz'>

      <tbody id='gjf1754z'></tbody>

    三十年后再相会

    作者:互联网    发布时间:2020-09-23 19:25    浏览:

    年轻的朋友们,今天来相会。荡起小船儿,软风轻轻吹,花儿香,鸟儿飞,春光真明媚作文,欢歌笑语绕着那彩云飞。再过二十年,我们来相会······”。这是上世纪八十年代 一首著名的歌《年轻的朋友来相会》,当时唱这首歌的时候,我只有二十几岁,我的学生只有十几岁,谁曾想到,分别三十多年后,机缘巧合,三十年后,我们真的再相会了。 事情要从我的学生王义华说起。今年清明节,我没能回老家给逝去的母亲上坟,于是,就在弟弟们网上设立的母亲纪念馆给母亲献花敬香,突然,发现了义华的留言,他还留下了电话号码,王义华是我1984——85年所教的高一学生,后来我调离了学校,就一直没有联系了。我一看是2012年的留言,时间已过去了三年多,又有三十多年没联系,我怀着试一试的想法,给义华发了个信息:义华:你好!我是xxx。刚才在给我母亲网上祭奠时,看到了你在三年前的留言。谢谢你,这么多年还记得我这个\\老师‘。我现在sy市教育局。来武当山玩和我联系。再次谢谢你没忘记我。”我是4月5日9:43分发出的信息,几分钟之后,我接到了义华从温州打来的电话,向我问好之后,谈及了他们春节举办了高中毕业30年的聚会,因为不知道我的联系方式也无法联系,义华甚至还专门到我父亲那里想去请他参加聚会,因为我父亲也给他们带过课,结果我父亲被大弟接到武汉过年去了。义华说他们同学还建了一个qq群:名为找回逝去的年少”,邀请我加入。就这样,在群里我见到了三十多年前的学生,他(她)们现在都是为人父为人母了,往日的少男少女现在都已人到中年欲知天命了。有人说散文诗歌网,岁月是把杀猪刀,一刀一刀催人老。其实,岁月也是一碗迷魂汤,一碗一碗把你灌的迷迷糊糊,让你在不知不觉当中老去。三十功名尘与土,八千里路云和月”,对酒当歌,人生几何?”,年轻时的壮怀激烈,指点江山激扬文字,已化作了三十年后的冷眼向洋看世界”却道天凉好个秋”了。当我们对世事对人生有所领悟时,身子已经大半截入土了。白云苍狗,世事纷繁。知我者谓我心忧,不知我者谓我何求?”当你现在看到夕阳西下,暮色苍茫的时候,年轻时的万丈豪情、千寻胆气、百般追求、十分向往、一腔热血还会有吗?我认为是不会有了,即使有,也是强弩之末难穿鲁缟了。廉颇老矣。天时地利决定了你已经不再有如日中天的辉煌和灿烂,只有夕阳西下的苍凉和悲哀。 通过义华的牵线搭桥,通过网络平台的沟通联系,我又了解得知了很多学生的情况。九月中旬,谭卫兵同学给我发了条qq:说他是我的学生叫什么名字,多年不见了,希望有机会和老师见一面。并告诉了他的电话。后来,李继刚同学也表达了同样的意愿。在此之前,还有蒲良敏同学等也告诉我至今依然记得我这个老师。我很高兴。难得30多年了学生们还记得我,并希望和我见面一晤。俗话说,同船过渡散文诗歌网,五百年修。茫茫人海里,大千世界中,相遇就是缘分,但是,世事如棋,人生如梦,一别三十年,依然记得音容相貌的委实不多,但这份师生情谊确实不假。梦里不知身是客,转瞬一别三十年。十一长假我终于回潜江了。王义华也从温州回潜江了。10月 2日下午,他给我打了电话散文诗歌网,说晚上要和胡润潜、李远松等人来看望我。于是,在我住宿的宾馆里学生们来了。三十多年前的青涩的少男少女,现在已都是风度翩翩的壮年了。各自都成家立业,事业各有所成。寒暄之后,义华拍了几张照片。他又提议去看看我的老父亲。在父亲家里,义华又拍了几张照片,记下了我们三十年后的重逢。 其实,历史虽然很悠长,但是我们每个人的岁月却很短暂,三十年对于个人来说是很漫长的时段,在历史的长河中只是短暂的一瞬间。师生情家乡恋永存于我的心间。那情那景那人那物永远令我怀念。感谢义华、远松和润潜夫妇等同学的这份情谊,感谢记得我的学生们,愿我们在今后的三十年、甚至六十年不断的再相会! 欢歌笑语不断的绕着彩云飞! 2016年10月底记
    朱自清散文集摘抄 余光中散文精选 散文诗歌网
      <tbody id='19n30nhx'></tbody>

    <small id='a33fqtx9'></small><noframes id='o7wsha3s'>

    搜索

  • <small id='45ydq8w5'></small><noframes id='zzd77lpj'>

      <tbody id='jtx2tbkv'></tbody>